追雪

诡异的天气……

老天爷像是在冬天没玩够一样,今春时分又突如其来地送上一场春雪

20050312

On the Road @ Saturday, March 12th, 2005

宁波之封建

大年初六晚,随父亲参加同学之间的家庭聚会。

三五往昔好友,于知天命之岁共聚,自是人生一番感叹。举杯频频,意兴蓬勃,天南地北无所不侃。

席间,言及杭州姑娘如何「勒格」。其中一人说道他曾经来杭州,见到满街女孩子牵着男孩的手往前「冲」,心想杭州女孩真是「蛮横」,杭州男孩也委实「软弱」。而后他又在街巷中见到杭州男人手捧痰盂、马桶穿街过巷倒夜香,更是煞为奇怪,念到杭州女人的确「厉害」。

于是,席上所有宁波男人(父亲「曾经」是,来杭卅年,如今回到宁波欲说本地话也字不圆腔不整了,甚至还不时带上「木佬佬」之类的杭州典型方言。)异口同声说宁波男人才没如此「低落」,诸如此类污秽之事非女人做不可,「天底下哪有男人做这种事的道理」。而诸位夫人也帮腔道除非那个男人十分惧内,否则概无男人倒马桶之事,即使家里女人生病了也不例外。

小镇·小巷·小生活

小镇·小巷·小生活

便有人总结,杭州或许比宁波「开放」,而宁波更为封建一点。愕然。不过现在想来,宁波城的气息觉来确实要比杭州古朴。杭州虽有青山碧湖江南水泽天生的雅致,但是作为历代江浙核心地区,拥有开放包容的态度才能使其发展,民风较周围城市开放一些亦是自然。

幸好,这应该只是上一辈,也就是二、三十年前的事了,无须耿怀。

Blah Blah Blah… @ Friday, February 18th, 2005

宁波老建筑边走边看边想

该是不小心踏入了宁波的一片老建筑区,不然怎的会总是抬头低头见到幢幢老屋子?几乎不几步,便看到一堵老砖墙托着一座新建筑,抑或是一面古式飞檐大门,条条旧巷子似给人一份宁静远逸,又像在对人缓缓叙述沉绵悠长的历史……

曾在以前一篇blog中写到「不同于杭州,宁波没有青山翠林的遮掩,埋没于高楼大厦间的古物总让人感觉有些许无奈……」。诚然,在宁波不时能看到的老建筑,总是提醒着人们:这是一个古城,一座有历史底蕴的古城。但是,时代的发展总是和高科技联系在一起,和工业、经济利益密不可分;渐渐地,那些承载着多少故事、多少岁月流光的建筑便不得不没落在现代水泥钢筋之中,慢慢被人淡忘了……许是无奈,许是怅然,亦许是一丝的不忿,却也枉然——旧砖旧瓦们终究要埋没于玻璃幕墙之下,甚至于成为一片废墟,被不知的人还当是垃圾填埋场了!误解、不解,它们都得面对所谓时代迈进的现实。纵然不甘、不愿,无力反抗竟也只能以剩下的残垣破瓦「矗立」着,就似一棵枯败的小草,不肯倒下,让人瞧着虽觉弱不经风但分明透露着生命的倔强!

场景一:

废墟

废墟

途经城隍庙旁天封塔,偶然驻足看了看它的介绍宣传栏:塔之历史实是古老,几废几兴,让人喟然。然而今塔是在上世纪80年代新建,新建之前亦有考古,亦有发掘,亦有如雷峰塔般一座地宫为之增添神秘。于是,如今之天封便是将现代砖瓦构建在悠悠历史上之塔……

Continue Reading…

Blah Blah Blah… @ Wednesday, February 9th, 2005

洪塘掠影

儿时的梦……幼时的假期「栖息地」……

——宁波洪塘镇。

小巷

小巷

Continue Reading…

On the Road @ Sunday, August 15th, 2004

宁波若干古建筑留影

不同于杭州,宁波没有青山翠林的遮掩,埋没于高楼大厦间的古物总让人感觉有些许无奈……

月湖·居士林

月湖·居士林

Continue Reading…

On the Road @ Sunday, August 15th, 2004

乱逛暴走宁波市区

是日台风即将来袭,宁波市风雨交加,雨伞伞骨亦不知何时竟被吹破……而「不惜」劳苦,购一次性相机一台,在市内步行6小时有余,得照片若干,另摄有甬城若干古迹。

站在立交桥上

站在立交桥上

Continue Reading…

On the Road @ Thursday, August 12th, 20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