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来侃侃120mmHg的事儿

前两天一篇关于120mmHg的中文报道刷爆了票圈。今儿思维有点奔逸有点嗨,就来赶趟晚集凑个热闹聊一聊。

鉴于本人根深蒂固的学沫本质,医学知识药学原理一概不谈,咱就换个角度说说关于研究本身和这篇报道硬伤的一些事儿。

首先关门放杰伦:「亲们别太当真!」【注】

SPRINT研究的主要终点设置为心梗、急性冠脉综合征、中风、心衰、心血管疾病死亡。研究之所以提前结束的原因是两个观察组之间主要终点发生率的对比已经超过预期,并且有非常积极的统计学差异,是不是继续研究干预对最后的主要统计结论或许已经不会产生实质性的影响。因此完全是基于伦理方面的考量,独立的安全监查委员会才叫停了研究干预。受试者在完成下一次既定访视或者就诊后,便可不再必须严格按照研究方案分组规定的目标来控制血压。(所以报道里提到的提前结束研究是为了挽救更多人的生命什么的,纯属作者自己YY,人老美才没那么感情用事呢。)

这项研究纳入的对象只有大于50岁同时合并一种以上心血管疾病等相关风险因子(方案设计中具体有四条,这里就不赘述了)的高血压患者。前面这句话有点拗口,简单地说,受试者中并没有包括诸如合并糖尿病、有既往中风史、患有多囊性肾病等与高血压或有密切关系疾病的人群。也就是说无论最后研究结论如何,从统计学角度分析所能代表的也只是某一部分高血压病患者群体,更罔论其他地域和人种了。(即使美帝是个移民国家,多人口多民族,毕竟还有诸如饮食气候等因素,是否可以选择忽视而把结论——而且是根本还没正式刊文出具的结论——直接拿来供国人参考甚至警示,我只能在此表示严重怀疑。)

另外,SPRINT研究两个分组的干预是以收缩压控制为导向的,也许某些受试者从头到尾只用一种药物就能控制在120mmHg以下。因此两组平均控制用药种类多寡的区别,只是因为更多联合用药对降压效果更显著而已。在本研究中,控制到某一程度收缩压血压是最终目的,降压药的使用方法和种类是实现该目的的方式而不是结果。但是这篇报道把对研究设置的因果关系套用到治疗路径当中,如此行文让人有一种告诫大家要服用更多剂量或者更多种类降压药才能更好控制血压的错觉。(也许这只是我的错觉!)

但是正如前文所言,研究纳入的群体并不具有广泛代表性,把这样一个研究组目前只是拿来做文宣的初步结果搬来进行宣教,不考虑每个患者个体的实际情况(例如某些合并疾病或许并不适合把血压控制到过低),实在是非常不理智非常不科学!(事实上该报道文后所附的两篇出处新闻貌似也并没有出现类似言之凿凿的论断。)

P.S. @某位童鞋之前票圈发出的疑虑,特别想说明一下:

1、关于用药控制多寡(亦及两个观察分组)对循环、消化等系统的影响,研究设计是涉及的,只是目前统计分析结论尚不能得出。(参考前文,虽然研究被提前结束,但是目前最主要做的是召回受试者,采集最后一次数据,并告知研究已经停止的相关事宜。)

2、关于降压药使用的长期用药观察,目前药物安全监测主要可以依靠各种研究(包括四期临床试验、流行病学调查、文献检索Meta分析等)以及向药监部门申报的不良反应报告等。

最后总结一下:

1、SPRINT研究提前结束的最主要原因是基于伦理考量;

2、研究纳入对象代表群体有限,不具有广泛性;

3、针对目前研究群体,控制收缩压到120mmHg相对于140mmHg,主要终点事件的发生率更低,但是背后涉及到的其他药物安全性影响尚不得而知,即使最终研究结果公布后,针对病患个体的收益和风险平衡仍是医师需要综合考虑的;

4、高血压是个复杂的疾病,是不是因为这一项研究就会修改指南,个人表示保留意见。(但是SPRINT研究本身的重要性和参考价值是毋庸置疑的。)

中文报道作者危言耸听旗帜鲜明急吼吼地表达乃们这些高血压病患者再不马上控制到更低收缩压那么挂掉可能更快更大的态度,让人不禁想到年中NASA宣布发现的开普勒452B行星的事件,国内媒体马上兴奋地报道号外啦人类发现第二颗地球啦,其实压根不是那么回事儿,完全就是中文媒体自摸自嗨自发高潮不知从何而来的G点……

所以现在呢,该遵医嘱的遵医嘱,自己是医生的以前怎么来现在还保持怎么来吧,毕竟人家NYT报道的结尾还引用了砖家发炎嘛:No one is in imminent danger here。

【注】:主要是别把我的话太当真~  ╮(╯_╰)╭

Blah Blah Blah… @ Wednesday, September 16th, 2015